Quantcast
《2020東京奧運》關於天才球員 Nyjah 你不知道的一些事 – 洛杉磯週報 – 亞洲版

26歲,Nyjah 就在滑板領域與其他體壇的幾個大名 LeBron, Tiger 與 Serena 齊名。如果你還不認識他,他是地表上第二知名的滑板選手, ( Tony Hawk 應該不肯讓出第一名的頭銜 ),五歲時就開始滑板,11歲時成為一名職業選手,12 次的 X Games 金牌得主和四屆世界冠軍。

就在本周日,來自世界各地的觀眾就要目睹 Nyjah 站上奧林匹克的比賽場地,進行他最擅長的男子滑板項目街道賽。

Mark Abrams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童年

Huston 的父親從事大麻種植,這個行業天生就會帶來犯罪與危險。為了躲避黑道,Nyjah 一家七口時常在不同的公園裡過夜,或是睡在車裡。就在那時,幾個小孩時常把父親的腳踏車與舊滑板拿來玩。

Huston 的小孩都因此學會滑板,尤其是 Nyjah。當時的他才五歲,對於恐懼就有著極高的忍耐度,而且比任何小孩都還懂得自律。他的父親看到了他過人的天賦,在空地改建了許多設施並且嚴格要求他長時間的練習。10 歲時,Nyjah 就在佛羅里達贏得人生第一座獎杯,並且被雜誌專欄報導。11歲時,他就已經以職業選手之姿參加各大 X Games。當時的他才 145公分,身後甩著長長的髮辮。辦隨而來的名氣讓 Nyjah 有源源不絕的贊助商,他的父親首次在他身上聞到了錢的味道。

Mark Abrams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他11歲時,對於聚光燈、一夕間的聲名大噪讓 Nyjah 的父親開始極度不適應。所以他決定,在 Nyjah 的滑板生涯正準備起飛的時候,毅然決然帶著全家搬進 Puerto Rico 的鄉間,過著離群索居的生活。在那裡,他們一家與外界社會完全隔離,什麼都沒有,有的只是父親為了訓練 Nyjah 而搭建的滑板練習場。Nyjah 的兄弟姊妹們都極度不適應,憂心的母親在 Nyjah 13歲時決定帶著四個孩子回到加州,並且訴請離婚。

法院的判決讓 Nyjah 的母親獲得孩子們的所有監護權,就在同一時期,15 歲的 Nyjah 贏得了 The new Street League Skateboarding 職業賽,也就是這座獎盃劃下他職業生涯的一條新的道路。

起飛

滑板成為 Nyjah 的職業,他擁有大批的粉絲,並且獲得 Nike, Monster Energy 等各大廠商的贊助。他沒有教練、沒有私人訓練師、沒有司機、就他一個人。童年時期的隔離讓他與世界流行文化脫節,對許多人來說 skateboarding 是一項與三五好友一起的活動,但是當時的 Nyjah 習慣一個人練習,畢竟從小,他練習的對象就只有他的兄弟姊妹。他把 skateboarding 視為職業,冷靜、有執行力。

Mark Abrams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釋懷

12 次的 X Games 金牌得主和四屆世界冠軍,就在他讓美國代表對進入奧林匹克資格賽的那一晚,他終於與過去釋懷,他打算以他的方式滑板。在賽場上他的異常冷靜與完美的技巧讓他在首輪就暫居首位。最後一輪,他需要更高的分數來晉級,他從五歲累積出來的經驗告訴他怎麼做,最後他得到 71.9 的高分。

他打敗勁敵,22歲來自日本的 Yuto Horigome。澳洲的職業選手 Shane O’Neill 就在賽後表示 “ Nyjah 絕對會是目前世界上最強大的街頭滑板選手,再來是 Yuto。他有著極強烈的好勝心,但又非常的穩定。他對於高難度技巧的掌握與執行力貫徹在幾乎是每一次的比賽上,讓我嘆為觀止。”

新的一頁

Mark Abrams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早上,Nyjah 的母親 Kelle Huston 坐在 Nyjah 的海邊豪宅,準備跟 Nyjah 討論之後的工作行程,廠商的拍照、奧林匹克的細節,與一大疊的照片等著他簽名。

他出錢讓他的兄弟姊妹繼續深造,他的母親在他的公司 Nyjah Huston Inc底下任職,26歲的他似乎扛起照顧家庭、他父親的角色。而就在今年一月份,Nyjah 決定與 Element Skateboards 結束近 20 年的合作關係,並在六月份宣布成立他自己的滑板公司 Disorder

除了滑板之外,他似乎再也沒有什麼能夠讓他想起他的童年。他剪去他幼年成名時的髮辮、身上刺滿刺青、豪宅裡、訓練場地上永遠伴隨著滿滿的朋友,日夜不斷的派對與過去童年與世隔絕的日子完全相反。但,如果要了解 Nyjah 的成功,就必須了解他的過去。

這位從街頭走向奧運的天才滑板選手,Nyjah 將持續寫下他的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