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法國人超恨?Emily in Paris 為什麼是大家最「超討厭」又偏要看的輕喜劇 – 洛杉磯週報 – 亞洲版
Netflix released an 'Emily in Paris'  season 2 trailer

2020 年當大家都還處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水深火熱之中時, Emily in Paris 在 Netflix 「華麗登場」,當下,不曉得是不是因為不少人被困在家而別無他法?只好在家收看這個「讓他們覺得很無知的美國人」闖蕩巴黎花都的職場故事。而這部影集也在當時短短不到幾天內,獲得熱烈的「迴響」,創下5800萬人收看,稱霸 Netflix 的第一名寶座。

當然,這部片大概就是一個比較不需要用腦的輕鬆喜劇,由 Sex and the city 幕後推手 Darren Star 以及 Carrie Bradshaw 私密衣櫥造型師 Patricia Field 共同打造,聽起來,就不會有什麼大失誤。再者,不少人藉由這部影集稍稍逃避了一下 Covid 肆捲全球的現實,儘管這部片超級多人觀看,也擁有超高的收視率,不過,真的有那麼多人是因為「愛這部片」嗎?抑或事實是——我就要來看這部片有多麽令人討厭?邊看邊罵也爽?

艾米麗在巴黎的第 2 季:總結與回顧 - 又一輪戲劇與浪漫 | DMT

法國人急跳腳:「對法國的印象也太無知了吧?」

因為大多數的我們都不是生活在巴黎,我們總會有「巴黎人就是怎樣怎樣生活」的那種莫名的幻想,當時第一季剛推出時,法國人可是對於劇中的刻畫「極度不屑」而且覺得荒謬至極。

「我們可不是每個人都戴著貝雷帽,人手拿一根長棍麵包,女人不吃飯只抽菸,每個人都有情夫情婦!」身在巴黎的鄉民憤恨不平地說道「而妳也別想每天採著高跟鞋走在那個爛馬路上」。不過這些對於法國的「無知」在第二季已經有稍些許的緩和,也會慢慢開始擁抱更接近法國的「平凡生活」,但是直到現在,我們還是真的不知道每天可以換那麼多不重複服裝,住在有點破爛小公寓的 Emily 衣服到底可以塞去哪?

連自己人溝通都不給講法文?

再者,在法國使用英文的人其實真的並不多,我也曾記得我在巴黎買水果時,因為不會講英文,所以老闆不賣我,或是被計程車司機拒載(真實故事)當然在戲中的 Emily 不管原因為何,她確實也開始學習改善那一口破爛不堪的法語,但不少觀眾還是對於每個法國人在隨時碰到女主角時,就自動切換成英文溝通模式,感到莫名的出戲(還是只有我?)當然我們都知道,這是一部美國人拍的片子,不過有不少場景,在同樣也是法國人的交談對話中,他們還是依舊用著一股怪腔怪調的英文溝通,著實讓人感到莫名其妙,這大概是這一部片裡常常讓人詬病的地方。

Emily 的性格…真的沒那麼討喜嗎?

我們真的是『討厭這部片』卻又硬要看嗎?事實上不是的,我們知道 Emily 是一位來自美國芝加哥的妹子,暫代懷孕的老闆來到巴黎幹活,同時間在她漸漸開始適應這個浪漫之都的生活時,開始遇到一堆例如文化衝突,人際與工作與愛情上狗屁倒灶的事情(雖然總覺得好像是大部分是自找的?)身為劇中的傻白甜第一女主,我們可以看到她一直很努力在當好人,想要在不得罪任何人的情況下把所有事情都解決,不過卻適得其反,讓人忍不住在電視機前面大罵:「啊她不就是個婊子?」若從這個角度看,她對 Emily 的詮釋倒是挺成功的,再加上她被不少人靠腰的衣著品味。但我相信我們絕對可以在邊罵邊看這檔節目獲得無限樂趣,因為 Emily 就是一個想扮演的法國人的『美國人』,她的穿著設定來自於對法國女人的投射,我想編劇應該沒有要把它寫成是一個懂的「法式好品味」的女生,可能是我們自己會錯意了,她人也挺好,頂多就是個死白目。

那是一個沒有Covid-19 平行宇宙

不少影集都跟隨著現實流動,讓我們接受正處在疫情下的事實,但 Emily in Paris 沒有,他就是一個沒有 Covid 的平行宇宙,Lily Collins 在先前的訪問說道:「當第一季的 Emily in Paris 播出時,給大家帶來了一種逃避現實的感覺,我們也認爲應該要維持下去——」它在我們最需要的時候帶來了很多的快樂。而正巧,這一部片子,就是當我在外面世界感覺到太沉重的時候,最需要收看的那一種。

莉莉柯林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