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2021 東京奧運》 Jessica Long : 成功不是人生的唯一價值 – 洛杉磯週報 – 亞洲版

這個故事要從遙遠的俄羅斯開始講起。

故事主角 Jessica Long 患有先天性腓骨半肢畸形症,簡單說就是她的雙腳並沒有足夠的骨骼支撐身體。她的媽媽當時只有16歲,擔心沒有足夠的能力照顧她,最後將她送給孤兒院。

在她13個月大的時候,一對美國夫妻不顧她身體的殘缺而收留了她。這意味著他們知道再過半年,也就是 Jessica 18個月大的時候就必須進行截肢,手術將多達 25 次。

照片 : @Jessica Long

為了讓手術後的她增強活動力,她的養父母鼓勵她從事各種適合她的運動,像是攀岩或是彈跳床等,但她最喜歡的還是在奶奶後院的游泳池游泳,在那她能夠忘記她有缺陷的雙腿,想像自己是一隻美人魚。” 在水裡,我幾乎忘記我沒有了雙腿。” 她曾經對媒體說。

憤怒是最佳的動力

她的童年幾乎全是痛苦與憤怒,她曾經說她不記得她的童年是什麼模樣,因為她進出手術室實在太多次。童年的她憤怒自己被棄養,憤怒自己沒有了雙腿無法像其他小朋友一樣在遊樂場玩耍,憤怒老天爺對她的所有不公平。所以,她把她的無力與憤怒一股腦地全都發洩在泳池裡,因為只有在水中,她才感覺到她能主宰自己的身體,感到自由。

憤怒的感受對我而言已經司空見慣,但逐漸的,我發現我慢慢地將憤怒的情緒轉化為動力,與對游泳的熱情。

– Jessica Long

12 歲時,她就在 2004 年的殘障奧運會上拿下三面金牌。她的游泳生涯扶搖直上,無所披靡。她參加過四屆殘奧會,贏得二十三枚奬牌,其中十三枚是金牌。

照片 : @Jessica Long

迷失

過早的成功加上早年長期高強度的訓練,終於讓 Jessica Long 慢了下來。談到這段時間,她曾經說 ” 低潮的情緒把我拖進谷底,我不想見到我的教練,我也開始厭食。我的心理狀況出了問題,我一下掉了 20 磅。”

這是一段漫長的路。尋求心理諮商師的治療之後,她發現長時間以來,她一直用游泳來證明她的價值。她必須了解她本身存在的意義,不只是要成為一名運動員而已。

這段時間治療的期間裡,她一面協助跟其他曾經與她一樣的人們,鼓勵他們不要因為先天的阻礙而放棄,勇敢的定義自己的人生;一面教導小朋友游泳,讓她以和緩的方式持續接觸游泳這項運動。

Photo : Toyota commercial 2021 Superbowl

成功不是人生的唯一價值

在這段時間裡,Jessica 經歷了長時間的心理治療,也在 2019 年遇到愛她的人步入婚姻。她逐漸發現不是只有 “贏” 才是證明自己價值的唯一方式。

” 當時在里約我的心理狀態不是很好,影響到了我的表現。但是現在我感覺很棒 ! 我回來了,我非常期待東京殘奧上的回歸。” 她說。

無論她此次在東京殘障奧運上的表現結果是如何,Jessica Long 其實早就已經證明了她的價值。就算有著極為艱難的開始,任何人還是能用自己的方式,定義自己人生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