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星期一與藝術家有約:捕捉天真的攝影師 Laurie Freitag – 洛杉磯週報 – 亞洲版

週一見一位藝術家Laurie Freitag 是一位自學的數位攝影師,她喜歡兒童的對於世界的天真,所以她許多的作品都是記錄童真,與大自然的一面。她在紐約長大,後來搬到洛杉磯充滿自然環境的地方定居,這些都成為她的攝影主題。除了攝影,她也有專業豐富的育兒經驗,她的作品(通常是使用 iPhone 攝影)結合了她喜愛的事物,和對自身所處環境的靈感。

Laurie Freitag:《捉迷藏》

LA WEEKLY: 一開始是怎麼發現自己是一名藝術家的? 

LAURIE FREITAG: 2014 年的時候,我的朋友建議我把我的攝影作品提交給洛杉磯藝術協會(Los Angeles Art Association),直到那時我才發現自己是一名藝術家。在那之前,我一直隱藏自己對於攝影的喜好,我總是感覺藝術離我很遙遠,我也害怕被拒絕的感覺。現在我有更多自覺,能有積極的回應感覺非常好,我得到的回應越多,我就越自信。

從小我就喜歡拍攝周邊的事物,我小時後每一年的生日願望都是一台相機和膠卷,但從來沒有實現過。一直到我 18 歲離開家後,我才用自己的錢買了一台 Nikkormat。

您是從藝術學校畢業的嗎?為什麼/為什麼不? 

我基本上都是自學,我喜歡用自己的步調,以自己的方式學習事物。我相信我的直覺,我內心有一種東西在說,“ 現在!按下快門!“ 我所做的只是隨著我的直覺。

Laurie Freitag:《居家隔離第 34 天》

您當前/最近/下一個節目或項目是/是什麼時候? 

我最近在從事兩個計畫,其中一個叫做 《The Lost Years(逝去的歲月)》。我有著十幾年的育兒經驗,我愛孩子,我喜歡每天都和他們相處。其中一個我合作的家庭讓我近距離紀錄這些孩子們的日常生活,我實在很幸運。 《The Lost Years(逝去的歲月)》 記錄兒童零歲到七歲之間的這段日子,因為很少人會記得這段時間發生的事,就像逝去的歲月一樣。

另一個計畫是在去年 Covid 居家隔離時期誕生的。我紀錄其中一個在家自學的四歲孩子,因為疫情,我開始與他們住在一起並且全職照顧他。我們在這個有著花園的大宅度過美好的時光,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學習大自然教我們的事。這些紀錄都被收錄在 《In the Garden at Chislehurst(在奇斯爾赫斯特的花園裡)》 ,我坐在玩泥巴的孩子旁邊,頭頂就是美麗的龍血樹。這個系列引起了 Susan Spiritus 畫廊的注意,並邀請我參展。其中一些 《The Lost Years(逝去的歲月)》 的攝影作品最近被 YourDailyPhotograph.com 評選為 2021 年的最佳一百禎攝影作品(Hot 100)。

哦,我也是 “L.A. Photo Curator”“N.Y. Photo Curator”的策展人,兩者都是透過每年四次的攝影比賽來推廣藝術的平台,20% 的報名費將用於慈善事業。這些是我自 2015 年以來一直在進行的項目,很高興見到這麼多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

Laurie Freitag:《在奇斯爾赫斯特的花園裡》

您最想展示或合作的在世或已故藝術家是哪位? 

我非常想和 Stanley Tretick合作,這位攝影師就是在白宮的甘迺迪辦公桌下拍到小約翰·肯尼迪 (John-John) 照片的人。當我看到那張照片時我只有 7 歲,比小約翰大 4 歲。賈桂琳·甘迺迪(Jackie Kennedy)不喜歡她的孩子在鏡頭前曝光被拍照,當攝影師拍下這一幕時,她正正在國外(笑)。

請交出網站和社交媒體帳號!

lauriefreitag.com

IG:@lauriefreitagphotography

Laurie Freitag:《上樓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