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精采人生該怎麼過?這位傳奇100歲阿嬤用游泳冠軍開啟她生命第二個世紀 – 洛杉磯週報 – 亞洲版

來自數十位游泳夥伴的《生日快樂!》 大合唱歌聲響徹游泳池,每個人都戴著粉紅色的乳膠泳帽,上面印有白玫瑰和“100”的字樣,為的是幫這位游泳健將「Maurine Kornfeld」歡慶她的100歲生日。

Maurine Kornfeld 站在 Rose Bowl 水上運動中心的甲板上,對著隊友微笑。「謝謝你們,我親愛的游泳夥伴。謝謝你們!」

這位一百歲的 Maurine Kornfeld 阿嬤,又被稱為“Mighty Mo”,多年來,是美國最受人尊敬的游泳大師之一,她擁有多次全國冠軍和 20 項年齡組世界紀錄保持者的頭銜。然而她的勵志故事就在於,Mighty Mo 直到 60 歲才開始認真對待游泳這件事,展現她的水上能力。她的朋友們被這位渾身充滿了毅力與衝勁的隊友給迷住,她的認真、充滿希望和對旁人的真切關心,深深影響著周圍的隊友與朋友們。Maurine 定期在 Glendale 和 Sherman Oaks 與她的 Pasadena 大師隊隊友一起游泳,同時她們也在世界各地參加比賽。

「Maurine 總是在替她身邊的人尋找生命的意義,尋找哪些對他們來說重要的事情。她整個人散發著強大的生命力,感染力十足,感覺就像她是越活越年輕。」公共關係顧問蘇珊·戈爾德 (Susan Gold) 說。

圖片來自Pasadena Star-News

週六早上 6 點 30 分鍛鍊結束後,Maurine 坐在熱水浴缸裡,外面太陽才剛剛升起,Maurine 覺得這是最棒的開啟一天的方式。「它讓我的大腦甦醒過來,我很喜歡待在游泳池的感覺。你知道,”水”是一種非常感性的物質。我特別喜歡仰泳,尤其喜歡仰望天空和飛鳥。」另外,她也很喜歡跟她的游泳夥伴們待在一起。「我們彼此之間相互吸引,也許是因為我們同樣理解人生中的許多掙扎。」

Maurine 的游泳旅程始於蒙大拿州的大瀑布城 (Great Falls)。而她的人生,可不只在游泳方面精彩而已。

在 20 世紀 20 年代和經濟大蕭條時期,當時的孩子們擁有更多的自由。她父親擁有一家男裝店,母親撫養兩個男孩和活潑的妹妹。對年輕的 Maurine 來說,她有很多時間經常去圖書館待著,在那裡,年紀輕輕的她培養了對學習的熱愛。

Maurine 後來去唸了大學,在她那個時代,對於女性來說是很少見的。在芝加哥大學的那幾年裡,她發現,人類學習是永無止境的,你的大腦可以持續受到不同刺激而進步。在獲得社會工作學士和碩士學位後,她搬到了洛杉磯,在這裡開始了她漫長的社會工作職業生涯,服務於洛杉磯聯合學區和 Cedars-Sinai 醫療中心等。

Maurine 多年來最喜歡的戶外活動是健行,有時也會去游泳。直到到了退休之際,她才開始參加游泳大師賽 (Masters Swimming),這是一項各種能力都能參加的游泳計劃。當時她之所以加入,是因為 Glendale YMCA 的大師隊佔據了游泳池中每一條水道。參加大師賽之後,她的第一個教練還得哄她低頭游泳。很快地,教練 Dom Neefe 不僅讓她技巧精進,而且帶領她參加比賽並贏得了勝利。

「她一直以來都很低調,不想有特別慶祝、也不想要任何禮物。她也不想把注意力從查德 (Chad) 身上移開。」隊友兼朋友謝麗爾·西蒙斯 (Cheryl Simmons) 說。

42 歲的加拿大人查德·杜里厄 (Chad Durieux) 已擔任 Rose Bowl 游泳大師隊的教練 16 年,未來他將帶著妻子和兩個孩子搬到日本,這對於教練和 250 名游泳運動員來說,是一個重大變化。「查德最大的優勢是將隊上每個不同的個體融合在一起,現在的我們不只是團隊、更像一個大家庭一樣的存在。」Maurine 說。

Maurine 在大多數的比賽旅程中都走得更久,她更是美國最年長的註冊游泳大師之一。截至 1 月 1 日,Maurine 有資格參加 100 至 104 歲年齡段的游泳。今年夏天,她在自由式和仰式項目中獲得了六項世界紀錄。

越站在高處,就越懂得謙卑。Maurine 以沉著和謙遜來應對這些成就和隨之而來的讚譽。「沒有什麼可誇的。我經歷了那些最好的時光,得到了一些記錄,僅此而已。」查德說到,「這樣的態度,可與許多年輕的孩子完全不同。」

圖片來自University of Chicago Magazine

如果要說她在這10年間學到了什麼,那就是不要太自信。她不誇口,包括長壽問題。「我不敢說游泳對我的長壽有什麼特別影響,也不敢說一定跟我的飲食常吃一些小麥製品有關聯。我只能說,也許我很幸運。」

Maurine 在位於好萊塢的房子中已經住了幾十年。她知足的說道:「你們看,我已經擁有一切我所需要的了。」走過百年人生的睿智,就隱藏在這份謙遜、知足、與處之泰然之中。

Featured image: (Francine Orr / Los Angeles Times)